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谢反派独宠之恩[穿书]- 94.番外篇二(1/3)

文/咩小君
谢反派独宠之恩[穿书] | 本章字数:1771  | 谢反派独宠之恩[穿书]txt下载 | 谢反派独宠之恩[穿书]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凌越仙记绝色药师:妖孽殿下来追妻将门独女之特种兵逆流独成雪重生美人名贵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岑少的枕上甜妻快穿反派女配:boss,攻略请小心渣男又去寻找真爱了恶魔甜宠手册穿穿不息阴人禁忌

“啸儿,你快逃……娘不会有事的!你逃吧,越远越好……”

“等啸儿变的厉害了,一定回来接娘,娘你要等我!”

“好,娘一定等着啸儿……”

……

“师兄,阿啸喜欢师兄,阿啸以后做师兄的新娘好不好?师兄也会像那些人说的,用八抬大轿来娶阿啸么?”

“一定!”

……

“呵,都是骗子……呢……”

洛雨啸看着窗外被一场夜雨打落的花瓣忍不住笑了笑,地上几盅酒也已见了底,歪七扭八地滚落在地上。

一袭杏黄色水杉的洛雨啸就那么趴在窗台前,望着灰蒙蒙地天空,眸地漆黑一片,却依旧努力找寻着今日定不会降临的晨光。

当他还是药谷中那人小师弟时,那人曾对他说:“阿啸是这天底下最适合穿杏黄色水杉的人了。”

他当时高兴地很,便每每都要穿的光鲜亮丽跟在萧离沫的身后跑,气的紫珞直跳脚。

那是,他是有私心的,他总觉得自己如果的穿着能够明亮一些,便能够遮住在暗月教受过的不见天日的黑暗。

那样绝望又肮脏的自己,他唯独不想让他喜欢的那人知晓。

他其实很明白,无论是那人与他,还是白溪散人与他,亦或是紫珞与他,注定不会是同一种人。

因为他的娘亲还在等他,他终将回去,即便双手沾满险些,也无所畏惧。

直到那一天那人随白溪散人出谷行医而回,无意间说起暗月教的大祭司的邪功大成……

他便知晓,他已经没有娘亲了。

那一晚,是他第一次抱着被子去了那人的屋子里问自己能不能同他一起睡。那人也只是笑着将他揽到了怀里,宠溺道:“怎么了?阿啸可是做了噩梦?”

确实是噩梦,那个折磨了他近十年的噩梦。

之后的十年,他也确实过得很幸福。

直到那日,白皙散人带着他们出谷游历,当他被那所谓的爹将他捉住之时,当白溪散人被那人用调换过的丹药毒害时。

他才知晓,他终究是太弱小了。

那人说:“若你不跟我回去,我便毁了萧离沫的灵脉。”

那一瞬间,他心里最后的防线终究倒塌了,他甚至丢掉了他最珍贵的自尊跪在了那人的面前。

男人道:“你这是在求我么?”

他点头。

男人却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求人是这么求的?”

他将身子压得更低了:“求你……放了我师兄。”

“错!”那个男人道:“你没有师兄,也没有师父,你只是暗月教的洛雨啸而已。”

男人说着便将凝草粉放置于他的手心,他便知晓其意了。

为了惩罚他当初出逃之事,男人废了他的灵脉,踩断了他的手腕,而那一幕却被那人看了个彻底。

别看……

不要看……

不准看……

那一刻,洛雨啸第一次看到那人的眼里出现了“杀意”。

可是不该的啊……

代表了一切的美好的他的师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情。

那一刻,洛雨啸突然觉得,毁了那人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

当时的那人不过二十岁,那里是男人的对手呢?

他不想让那人干净的手染上跟他一样的污秽,便是拖着废掉的手臂,笑着,跪着……一步步爬到了发出了不甘怒吼的那人的面前,说:“师兄……对不起,忘了我……”

当那人渐渐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他便知晓,他的梦,终究是醒了。

醒来之后,梦中如何,便忘干净。

五年之后,他踩在众人累累的白骨上用自己从男人身上学来的本领将那人封印在了地宫的深处。

他疯了一样的跑出暗月教,他想要去到江南最好的锦绣阁订一套那人最喜欢看他穿的杏黄色长衫去见那人。

可是,当他亲眼看着自己不堪入目的、被五毒虫咬出的狰狞伤痕时,他怔住了。

啊……

原来,他已经穿不了这么明亮的颜色了。一日那些明亮的岁月,如今已被黑暗完全侵蚀了。

正如同这五年来,每当他手下的血债越欠越多,每当他满身泥泞之时听到的那些令人绝望消息一般,那是再也无法回头的绝望。

……

“万药谷的大弟子萧离沫真可谓是妙手回春啊。”

“萧离沫被尊为兰心公子了,听说那些掌门的女儿十个有九个都芳心暗许了。”

“兰心公子真可谓是医者仁心。”

……

那一刻,他在阴冷潮湿黑暗中,笑的逼哭还难看。

因为他已经足够知晓,这世上已经没有白溪散人的小徒弟了,是剩下了暗月教的洛雨啸。

那一夜,洛雨啸第一次有了轻生的念头。

他为何要活着?

反正这世上也已经没有人记得他了不是么?

可是凡人……终究会被一种叫做“痴心妄想”的念头所蚕食。

他想着要再见一次那人,见了之后,他就……他就会去死的。

他再一次爬到了谷外的那棵参天古木上,当时费了好大劲儿才爬上的位置,如今也只要轻轻地跃便到达了。

可为何,他与那人的距离却变得如此遥远了呢?

终于终于,他看见了那人,如那时一样,翠色的眸子,雪白的长衫。

明明说要远远看着就好的他却还是没有遵守住这一路上默默立下的誓言。

他尽量装作风淡风轻的样子,将袖口未能完全遮住的那一道道狰狞

状态提示: 94.番外篇二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93.番外篇二 返回《谢反派独宠之恩[穿书]》目录下一页:94.番外篇二(1/3)(快捷键→)

推荐阅读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军妻撩人:首长,索吻无度娇妻作妖重生之头条女王继承两万亿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天师上位记荣凰军门本色:蛮少太难宠公主驯马记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