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醉入君怀- 番外 南宫灺和她爹不得不说二三事(二)(1/2)

文/冰魄雪
醉入君怀 | 本章字数:1864  | 醉入君怀txt下载 | 醉入君怀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凌越仙记绝色药师:妖孽殿下来追妻逆流独成雪将门独女之特种兵重生美人名贵岑少的枕上甜妻快穿反派女配:boss,攻略请小心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渣男又去寻找真爱了恶魔甜宠手册穿穿不息黑心娇妻,太放肆!

然后她被送去了殇清宫的稚养所。舒殢殩獍

稚养所,是殇清宫所有暗卫最初培养启蒙的地方。

这里,不论年纪大小,只按照不同能力编排组别。从最上的甲等,到最末的戊等。等级越高,待遇越好。等级越低,便是数不尽的苦难。

她被直接送到丙等。中途插进来的人,年纪小尚且不说,且分到了中等位置,自然被多人所不容。再加上她不善同人交谈,也不大喜欢同不相干的人相处,是以,所有人都不待见她。

充满竞争的环境里,多的是手段高明的设计陷害。进去的前五天,她天天被罚。实打实的倒刺藤条打在身上,每一下都划破皮肤留了血。

白天,同众人一起习武,晚上,课毕后受罚。

受罚永远不会耽误上课的时间,但如果因受了罚而耽误上课,那么罚后还有罚。

来稚养所的第七天晚上,她上完课,白日里被罚一个晚上装满天井所有水缸。水缸有十口,个个比她人还高。风寒刺骨,井绳子又粗又冷,一桶水一桶水的打上来,她人小,力气不大,虽有几分内力,一个时辰过后也是累得再使不上劲,而那边的水缸才不过堪堪满了两个。

这时候,她面前出现了一个人。黑衣黑发,她认得他,他是那个人的近卫,叫做随花。

她被带到了那个人的书房里。

她的匕首随身携带,一直不离。一接近他用最近新学的招式奋力朝他刺去。结果,同上次一样,被他轻而易举的制住,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卸掉她的手臂。

匕首被反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匕首冰凉,贴在皮肤上,刹那间浑身血液凝固。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这么近。

“要想行刺一个人,就必先要弄清楚自己的能耐。连自己都不相信能伤得了的人,还要去伤,那就是不自量力,就是找死。”烛光之下,男子盯着她,缓缓说了这些话。冰寒的眸子里,稍带了几分严肃,匕首收回,“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领罚吧。”

这是他们之间早就定好的约定,那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红衣男子,光华斐然,“你若想杀我,随时随地,我任你动手。若能伤得了我,有赏。若出手伤不了我,便受罚。若什么时候你成功得手杀成动了,那便再好不过,届时,不但没有人追究你事责,我所有一切还都会是你的,包括随灵域HTtp://92KS/10括殇清宫的宫主之位。”

他说话,从来就没有她反驳或是说不的权力。

戒尺打在手心里,虽然只有五下,但是很疼。

“听你姑姑说,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没到她开口,他便递了本书过来,随便翻了一页举到她面前,“看清楚了?”

她只来得及大致在这页一扫,书便马上被合上。

纸墨早在一旁备好,她凝神回想了想,提笔沾墨,默写出一整张漂亮的簪花小楷。默完之后她有些得意,虽只有一眼,她的确全记住了上面的内容,默写出的也并无差错。

而他只是随意一瞟,这一眼无喜无怒,淡淡一句:“字随了你娘。”

她的字,的确是幼时由娘亲手所教,心底一颤,不可置信看他,他竟然还记得娘的字?

惊讶过后,又听得他继续说道:“字是端庄秀丽,却未免太小家子气。横平竖直,想冲破规矩,又被字体框架困得死死地,每个比划都只往外出挑一点点,看来,你也极不喜欢这样的字。”

一语似看透了她,她惊讶,自己的确是不喜欢这样规规矩矩的字,可是娘亲喜欢,她就跟着学。如今,他说了个“也”字。

不及她多想,便见他换了张纸,提笔一个“灺”字。

灺是她的新名字,这个字平日里不常用,她虽知道自己名字的读音,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字。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纸上自己的名字,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写的字。

不似她的簪花小楷横平竖直一板一眼,他的字纵笔连横,一眼望去说不出的俊逸洒脱,有形有神更有一种凌厉之势让人叹为观止,真的是很好看的字。她一眼就被那字吸引在了那里,虽只有一个字,却怎么也看不够。

笔被递了过来,她迫不及待地接过,她也想要写出这样好看的字,落笔时,手竟然因为紧张有些发抖。

一字落定,虽不若他写的那张好看,却也着实比写那簪花小楷来得舒心。

他眯眼打量了她一瞬,握着她未松笔的手,在纸上带着她写了一个字。两手交叠,温润的气息就拢在周围,她第一次隔他这么近,手颤了。他握紧了她,“写字也要有力道,手一抖,字形就会变,变了就没了之前的味道。”

一笔一划,他耐心教,她认真学。时间不知不觉就磨失在这些字里。

外头静夜被三更的棒子敲响。

“明日晚上再过来。”

她被随花带回了稚养所的天井处,同之前被带走时一样,无声无息,踏风踏瓦,不惊动任何人。

八个水缸还没满,以她的能力在天亮之前是无论如何也装不满这些水缸的。

她有些慌。

人一慌就会做出许多令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她飞快扯住要离去的随花的衣角,“等等!”

话出口自己就是一愣。被扯住衣服的随花低头过来,面上也有些愣,却不过一瞬,随花恢复以往神色,“少主有何吩咐?”

南宫灺被这一声“少主”吓了一跳,飞快缩了拽住人家衣服的手,怔怔看他。

状态提示: 番外 南宫灺和她爹不得不说二三事(二)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番外 南宫灺和她爹不得不说二三事(一) 返回《醉入君怀》目录下一页:番外 南宫灺和她爹不得不说二三事(二)(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军妻撩人:首长,索吻无度娇妻作妖重生之头条女王继承两万亿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天师上位记荣凰军门本色:蛮少太难宠公主驯马记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