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大秦青凰传- 065.所谓伊人,在水一方(1/2)

文/伊晞
大秦青凰传 | 本章字数:1901  | 大秦青凰传txt下载 | 大秦青凰传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龙嫁(人龙H)镇魂工作室官欲缠绵万古神帝重回七零末丁二狗的猎艳人生之手腕天才小毒妃错爱成瘾:前夫,好久不见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盛宠之嫡女医妃甜瘾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碎裂的木几横躺了半地,飞屑甚至溅到了芈青萝的脚>

多疑与诡变、阴晴不定的性子,让他此刻暴怒得如只愤怒的雄狮般,而芈青萝除了哭喊冤枉以外,再不敢开口辩驳其他。

她冤枉吗?不,她一点儿也不冤枉!单单凭着她弑杀亲子这一点,我都不觉得她冤枉。

我愈发觉得我想将嬴高从芈青萝身侧带走的想法是正确的,至少,这孩子在我身侧更安全。我虽不喜芈青萝,可公子高毕竟是阿政的孩子,且孩子是没有罪孽的。

阿政的喘息声颇为凝重,他气得不行,只是强行喘息着来安定自己不平的内心。

幼年曲折的经历,使秦王政本就对“母亲”这个字眼抱有太多偏见,欺压、责打、辱骂、偷情……他的母亲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将他从个青涩少年,硬生生逼迫出如今强悍的秦王,将他逼迫出如此多疑而又寡恩的性情。

正因母亲本该是自己最亲近的那个人,所以出自这个人的背叛,才更能让人感受到绝望。

他以为自己年幼时经历过的一切,只要他自己经历过了,就够了。可现在,眼睁睁摆在他面前的,就是芈青萝这样近乎酷刑的责打。纯纯稚子,何罪之有,只因不如兄长能干就要被针扎、被棍打,生生的将个性格活泼开朗的孩子逼成了如今老实得寡言少语的模样。

曾经,母与子脐血相连,他们本是那样的亲近……

待阿政好不容易平复了先前的喘息,他的眉宇间勾起的是一股浓浓的杀意,“孤若是没记错,夫人你是不是曾跟孤解释过,自臻之死是你无意所害,而自挚这孩子……”

我便知道他会联想到这一层,似他这样多疑的性情,怎会不去怀疑当年那疑点重重的双生子之死呢?我流露出恰到好处的悲伤,嘤咛道,“是,妾是无意失手害了自臻这孩子的性命,妾心中犹悔不及。可是自挚这孩子,彼时可是好好儿的出了青鸾宫的,那日阴曼也被烫伤,画眉和精卫手忙脚乱的伺候着阴曼,画眉又哪里有时间再去谋害自挚这孩子呢?”

“况,自臻自挚虽不是大王的孩子,可到底还算是先王的后辈。孩子是无辜的,妾无缘无故的,去害了两个孩子的性命作甚?”当年的我自知嬴自挚之死实在太难解释,况,即算是我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我。

如今,最好平反的机会就在我眼前,我若不抓紧了再反咬芈青萝一口,便当真是我愚昧!

殿内众宫妃媵女早已窃窃不止,琐碎的揣测和怀疑声将这殿内闹得喧嚣异常。

阿政没了之前暴怒的脸色,而是面色白得吓人,眉宇间的戾气犹如弩上之箭,一触即发!

赵芡明白我想置芈青萝于死地,好歹我与她也曾合作过,我的目的她还是能揣摩明白。故而,掂量片刻后,她还是决定送我个顺水人情,“画眉姑娘性情豪爽,又颇喜孩子,怎会无缘无故的去伤了自挚的性命呢?”她咂摸着唇舌,面露吃惊之态,“呀!大王,您说如若自挚果然并非画眉下的手,这背后下手之人、状告画眉之人,用心之险恶,当真难以估量……”

“呸!呸!呸!”我啐了声,“芡八子,此事大王定会有公断,你不该在此瞎引导众人。”

我伪善的盯着芈青萝浅笑道,“青良人自幼是本宫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为人,我这个做姊姊的最清楚不过。况,那样的罪过太过骇人,谁敢去想、谁又做得出呢?”

“想什么?做什么?”芈青萝眼里闪过一丝狠戾与不甘,“姊姊当真是我的好姊姊,妹妹的性情如何,姊姊你言说……”

“够了!”不待芈青萝狡辩完,便换来阿政这一声戾气十足的中断,“那样的想法、做法,的确太过骇人!孤不想去相信,身生母亲会做得出那样残酷之事,孤更不愿去相信你芈青萝做得出来那样的事!”

他这话,端端叫我心头一紧:如若这样造势之下,阿政还不愿相信芈青萝就是杀死嬴自挚的凶手,那么在此事上,我怕是真的永远无法翻盘了!

暖阁的炭火燎得有些旺,使人手心自汗黏腻。

她娥眉描黛,再不辩驳,只是低声微微啜泣着。哭这一招,有时的确很奏效,她生得本就娇美,如今哭得雨落梨花,教人看着好不心疼。

她这是在盼,盼着阿政能心疼她多一分,不再追究此事。

阿政沧桑叹息一声,“罢了!罢了!深究此事,只会徒增心寒。如若一个女子当真能心狠至此,其城府之深、心肠之毒,才是最叫人胆寒的!孤不愿相信,孤的后宫中,会有这样的人。可如若孤的枕边人当真如此,那只会叫孤觉得从前她的美好都是繁华点缀掩饰的恶心!”

这一声叹息,包含了太多沧桑与无奈。

尽管阿政决定不再深究此事,可我明白,他其实是已经深信不疑了。他这是给芈青萝保留了最后一分颜面,给她个台阶下,权当记着她最后的好。

“青良人抚养不力,公子高,就不再由你抚养了。孤会好好看着他的,那个唤作华娘的婢子很忠心,孤想,她带着公子高定不会叫他再受半点欺辱。”阿政冷冷说着,“青良人,孤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自回玄水宫好好反省!余下的,孤概不想再听了。其余的人,也都各自散了罢!”

如此一记重击,虽然阿政未给芈青萝什么重罚,可他对她确然是十足的心灰意冷了。她芈青萝,再想活蹦乱跳的在我前后作祟,怕也再难得手。

状态提示: 065.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064.抚养不力 返回《大秦青凰传》目录下一页:065.所谓伊人,在水一方(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吴限宇宙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炮灰修仙秦楼春风是叶的涟漪美女总裁俏房客一路青云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绝顶狂神重生之无限梦想李火火的纵意人生金融弑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