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诱你入怀:冷王的嚣张废柴妻- 原来(292)(1/3)

文/第七奴
诱你入怀:冷王的嚣张废柴妻 | 本章字数:1904  | 诱你入怀:冷王的嚣张废柴妻txt下载 | 诱你入怀:冷王的嚣张废柴妻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龙嫁(人龙H)就想和你在一起神魂之判官钻石婚宠:独占神秘妻重生之二世祖图灵密码重生之做个好军嫂丁二狗的猎艳人生之手腕重生校园:学霸女神,宠上瘾家里有皇位要继承我穿越回来了重炮之王

阳光很好,虽然再不似炎夏时的炙热,但还是有点热,就好像是入秋之后夏天不甘心的反扑。

诺晴越加的沉默,韦妆想要逗她说话,换回的往往是诺晴倾泄在眼中与表情中的无奈与苦涩,韦妆心知再回不到最初,不勉强诺晴的回应,只期盼她能够自己想明白,而南门扬非始终不见找来,虽然通过阿姜知道原因,但韦妆心里总是难以挥去某种担心。

艾小巫就像一道幽灵,如果不是一件灰色长衫,就是一件浅白色外衣,她并没有时常跟在韦妆身旁,却总是在不经意将从她们眼前晃过,然后不见,有时韦妆也会故意去寻她,却发现艾小巫其实一直都在不远也不近的地方,若是韦妆不找她主动说话,艾小巫就像一块木头,无论杵在庭院,人群,假山,池塘,她都可以一整天不开口说一句话。韦妆也看得出诺晴畏惧艾小巫,或者畏惧中还有讨厌之类,所以处在中间的她也不会刻意强求艾小巫靠得太近,偶尔才会冲着艾小巫眨眨眼,再冲着她右肩呶下嘴,以示关切。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

就在韦妆疑惑难道要一直这样一日复一日的无聊下去时,阿姜却过来暂时告别了。

东院院落很是宽敞,诺晴在屋檐下方看书,身边站着两个丫环侍候着,韦妆正在院子中走来走去,就听到院子拱门外阿原的声音“阿姜侍卫。”

“阿原侍卫。”果然是阿姜的声音。

韦妆快步走向拱门处,刚要偏着脑袋朝外看过去,阿姜已经到了眼前。

“韦妆姑娘。”阿姜看着就在眼前的韦妆的脸,不由笑着抱拳拱手,一揖到地。

韦妆不甘心的朝阿姜身后看了看,眼神中难掩失望“我以为是难缠门来了,却不是。”

“韦妆姑娘不必太过忧心主子,必然是颜将军暗中派人盯得紧,主子只是不愿意有万一发生,所以隐忍着没赶过来见您,再者,圣上生病,也有可能随时要召见主子入宫,而骡马街离皇宫路程又实在是太远。”阿姜安慰道。

“阿姜少侠说的我也有想过,不过见不到南门公子时,心中总是七上八下没个准,如今我和诺晴有了容身之所,虽然不是特别焦虑,可若是让我彻底不再担心,我也难以做到,毕竟我们仍然在丰阳城内,我看颜婉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韦妆道。

“是,阿姜明白的。”阿姜笑了笑。

司马诺晴放下手中书卷,忽然插话道“司马家若不能洗清冤情,纵然能离开丰阳城,只怕天下之大也不会有我司马诺晴和阿原的真正容身之所。”

阿姜瞟一眼司马诺晴,知道她心中的不甘心,想不到几天前被艾小巫如此恶整之后,依然熄灭不了她心中的奢求。洗清冤情谈何容易,将军府拼尽力要栽赃,人证物证再加死无对证,洗清冤情之前,因南门扬非与司马诺晴曾经圣上赐婚的关系,如今南门扬非稍有动作,只怕都有太子的人准备随时发难。

若不是因为韦妆,南门扬非未必高看司马诺晴这一眼,是生是灭自然由着她的命。争权夺势,原本就是胜者为王,才有继续说话的余地,说不得谁对说错,谁好谁坏。司马家成为了牺牲品是不争的事实,但司马家若没有被牺牲,而成为了赢家,被牺牲的必然又有其他家族,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必然就换成了司马左相。

韦妆瞟一眼诺晴,心中叹息着,嘴里则道“洗清冤情,那也得先活下去才行啊。”

诺晴刚欲再说话,院中门口大树上忽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树叶乱摇声响,众人抬头看过去,却见艾小巫不知何时坐在最高的那条细小的树枝之上,虽然她很瘦,可那树枝实在太细,让人见了很是担心她会不会将树枝折断摔下来,艾小巫倒是没有看向院子中的一群人,左手拿着一壶茶,却直接对着壶嘴慢慢畅饮。

诺晴明显瑟缩一下,她咬了咬唇,拿起书卷重新看了起来,似乎再无意与韦妆多说一个字。

“艾小乌鸦,你不要折腾那么小的树枝。”韦妆仰着头冲她嚷道。

阿姜好笑的看着眼前一幕,艾小巫这是故意现身警告司马诺晴不成以前艾小巫名声狼藉,但她毕竟是江湖人,他们倒是没有特别在意过,后来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才觉得传言始终只是传言,听者虽然信,但未必就是真的。艾小巫大多时候沉默寡言,可说出的话,做出的事,似乎总有她自己的深意,最重要的是她对韦妆是真的很好。

艾小巫依然喝着她的茶,却听到“咯吱”一声轻微的断裂声,她身下那根细小的树枝突然就断裂,并同她一起朝地面落下。

“诶呀”韦妆似乎忘了艾小巫会武功,担心的叫出一声,下意识张开双臂朝着艾小巫落下的地方扑过去,看起来像是想要接住她。

“能压死你。”艾小巫冷淡吐出四个字,语气中微有嫌弃之意,身形一顿,避开下方的韦妆,转而落在了另一侧,她瞟一眼地上的那根细树枝,又端着茶壶喝了一口茶。

“还是上午,艾小巫姑娘好雅兴。”阿姜笑道,盯着她手中的茶壶。

然而艾小巫永远不会让阿姜他们失望,她对他果然是完的不与理睬。

“艾小乌鸦,你做什么非要弄断那么好看的一根细树枝估计还没长出来多久呢。”韦妆知道艾小巫是故意,也许是因为她那句你不要折腾那么小的树枝,韦妆有所不满。

“又怎么样我可不会因为它是一根细树枝,是弱者,就会对它不屑一

状态提示: 原来(292)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原来(291) 返回《诱你入怀:冷王的嚣张废柴妻》目录下一页:原来(292)(1/3)(快捷键→)

推荐阅读霸道总裁任性宠凤倾天下:邪帝,别惹我惹霍成婚:总裁,你逃不掉了!异常魔兽见闻录神医狂妃:傲娇鬼王,放肆宠狭陆相逢挽挽胜影后直播攻略升官发财在宋朝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霸道少爷宠妻记二次宠婚:老婆大人别想逃鬼见我都觉得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