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醉花间- 173.第 173 章

文/缓归矣
醉花间 | 本章字数:4243  | 醉花间txt下载 | 醉花间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龙嫁(人龙H)亿万黑帝:豪娶天后冷妻我的超人气女友约定今生美利坚财富人生超级村主任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儿末世之绝色军娘九尽春回,十里锦绣最强影视大抽奖限时妻约,首席情难自控谨言

栖星院在天璇出嫁后一直空着,这么多年也没有让给后面的姑娘入住,也没人敢住进去,而是派人每日打扫。天璇望着窗明几净的小院,生出一股物是人非的感慨来。

沈天珝笑吟吟的回忆往昔:“以前阿姐最喜欢在那个紫藤架下看书,我也过来凑热闹,不过我可不是为了看书,我是为吃阿姐这里的点心。”小时候她胖,刘氏严格控制她的饮食,以至于她挠心挠肝的想吃,天璇心疼她,会偷偷给她吃些,但是也不多。

天璇也想起了那段沈天珝可怜巴巴要吃的光景,忍俊不禁:“你小时候啊,就想着吃的,安安这丫头这点随你。”

沈天珝乐了:“能吃是福气!公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阿姐可别拘着她。”

像小时候一般,天璇捏了捏她的脸:“你这是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心酸是不?若不是母亲管着你,哪有你现在这般的好身段。”

说笑间姐妹们故地重游了一回,感慨万千的忆起了往昔,直到要开席了,一行人才离开。

蒋峥和天璇并没有久留,吃了宴席便离开,他们在宾客都无法尽兴。帝后带着太子和公主离开后,果不其然,气氛瞬间高涨,顶头上司坐镇哪个敢大声喧哗嬉闹。

这热闹劲直到明月高悬才结束,一些远道而来的客人索性直接留在沈府过夜。

为寿宴忙了好一阵的刘氏难得起晚了,才起身便被告知:“大姑奶奶在前头等了好一会儿。”孙家因为负担不起信都的人情往来和开销,早已搬走,故回来祝寿的沈茗一家人住在娘家。

刘氏动作一顿,因着昨夜的热闹,她特意吩咐儿孙今早不必过来请安。

刘氏喟叹一声:“动作快点。”

几个丫鬟应了一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刘氏就穿戴得当,又略略用了早膳便离开寝房。

等候中的沈茗听得动静起了身,正见丫鬟打起绣有傲雪寒梅的帘子,福身下拜:“母亲早!”

刘氏颔首一笑:“不是说了今儿不用过来了,好生歇着,可是昨儿歇的不好。”

“挺好的。”沈茗忙道。

刘氏在上首坐好了,含笑道:“那就好,在自己家里无须客气,缺什么只管吩咐下去。”

沈茗笑了笑,应了一声。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去话。而刘氏低头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屋子里落针可闻。

沈茗的神情逐渐变得尴尬,不自在的挪了挪脚。

刘氏喝完茶,抬头笑:“难得你们姐妹齐聚,正好,外头的梅花开得好,不如都请过来赏花去吧,也是趁着这机会,你们姐妹几个好好聚聚。”

沈茗笑容僵了僵,强笑道:“自然是好的,不过,不过我……”

刘氏望过来,目光淡淡的看着她。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沈茗只觉得如坐针毡,她脸上的神情越发僵硬,嘴里犹如塞了一团棉花,几欲把话咽回去,然而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尤其是长女,她的女儿乖巧又懂事,却被他们这对无能的父母连累。

“母亲,我想进宫向娘娘请个安,可以吗?”很多话昨儿她都没机会说,而她又没有独自进宫的资格。

刘氏垂了垂眼,毫不意外,这次回来她就发现沈茗和以前不同了。和几个妹妹坐在一块时她的自惭形愧,尤其是各自的孩子站在一块时,那种差别,只要有眼睛的就能看出来,很多事只怕比。沈家女儿中就属她嫁的最差,别说和嫡枝这一脉比,就是旁枝几个姑奶奶都嫁得比她好,可这能怪谁呢,孙英华是她自己费尽心机选的。

最讽刺的是,沈家其他姑奶奶的婚事都是家里定的,未必个个都如胶似漆,但是起码相敬如宾,大体上过得幸福美满。唯独她是自己求来的,却是最穷困潦倒。

“你有什么话要单独跟娘娘说?”刘氏径自道。

沈茗脸色有一瞬间的难堪,她低了头,想说自己只是想请个安,可想起刘氏的精明,马上就把话咽了回去,刘氏是人精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与其遮遮掩掩自取其辱,不如实话实说。思及此,沈茗吸了一口气:“滢滢被我带累了,我昨儿看着,看着她能哄公主高兴,若是娘娘不嫌弃,我想着,能不能让滢滢进宫给公主做个玩伴,也好长一长她的身份,将来不叫人看低了去。”

说到后来,她眼里已经浮现泪光。在外甥外甥女被人众星捧月时,而自己的女儿只能孤零零的站在一旁,格格不入。

刘氏捻了捻手腕上的佛珠:“这事你不要想了。”

沈茗脸儿一白,目露祈求:“母亲,您帮帮我!”

刘氏摆摆手示意她别说话:“娘娘早就透过话,不会把家里的女孩儿带进宫,任谁都不行,你看潞姐儿和安安差了一岁,不也没进去。”言下之意,以天璇和沈天枢的关系,沈天枢的小女儿都不能进宫,更何况孙滢滢。便是她去求了,这边孙滢滢进了,天璇怎么向沈天枢交代。再往深处想,沈天枢和沈茗在天璇心里的份量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沈茗褪尽了血色,嘴唇蠕蠕了两下,忍不住道:“娘娘宁要外人也不要家里人吗?”

刘氏目光一冷,心下冷笑,这是怨怪上了。天璇为何不想家里女孩儿进宫,刘氏倒是明白,除了舍不得孩子吃苦,还有一点,她怕弄出什么表兄表妹的糟心事,打小一块长大,若是日久生情了怎么办,可沈家已经出了一位皇后,下一任皇后就不可能和沈家有关,至多只能做个妾。如此一来让日后的太子妃如何自处,一块长大的情谊,还有天璇这个婆婆在,太子妃岂能安心,这不利于后宅安宁。

这些顾虑,天璇和刘氏透过话,她不想和娘家为此生分了。沈家也理解,蒋峥厚待沈家,但不可能放任沈家势大到威胁皇权,何况沈天枢的嫡长子沈熙墨是太子伴读,有这份交情和血缘在,沈家下一代也无需担忧。所以他们是从来不往这方面动过心思,也舍不得自家女孩儿进宫遭罪。

但是沈茗呢,刘氏现在是真的吃不准她到底有没有这个心思了,人心易变!

“墨哥儿已经是太子伴读,要是公主伴读再和咱们沈家有关,外人怎么看咱们沈家,怎么看娘娘。”刘氏叹了一声:“娘娘坐在那个位置上,别人看着光鲜亮丽,可咱们自己人才知道,那真是如履薄冰步步惊心,哪能再让她为难,你说不是这个理。”

刘氏看向沈茗,面容苍白的沈茗心头一凛,手脚发凉。

刘氏收回目光,淡淡道:“我看你身子有些不适,怕是起得太早了,没歇息好,回去再躺一会儿吧。”

沈茗讷讷的应了一声:“母亲恕罪,女儿先告退了。”

刘氏点点头,望着她木然的神情,眼角浅浅的纹路,语气缓和了一些:“回去好好休息吧,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这也是个可怜的!可这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从玉笙院出来,沈茗有些失魂落魄,浑浑噩噩的回到暂居的客院,这可吓坏了待在院子里带着妹妹玩耍的孙滢滢。

沈茗挤了挤嘴角,摩了摩女儿的头:“昨儿的酒没醒,娘要去歇一会儿,你带着妹妹去找表姐妹玩。”

孙滢滢点了点头,望了望低头看着菊花笑个不停的幼妹,菊花落尽的时节,不过沈家有暖房,故每个院子都能分到几盆解闷,妹妹大为稀奇爱不释手。再看了看脚步不稳的母亲,吩咐:“看好二姑娘,我去看看娘。”说着追了上去。

一见跑进来的女儿,沈茗一慌,赶紧扭过脸擦泪。

孙滢滢愣了下,走过去仰脸用自己手帕替她抹眼泪,不想越抹越多。

“娘,是为了我的事吗,其实我舍不得您也舍不得妹妹,我不想和你们分开。”孙滢滢低声道。昨夜娘问她,愿不愿意进宫陪公主读书。自己家里的情况孙滢滢已经很清楚,父族不靠谱,只会冲母亲要钱,所以他们一家才避了出去。父亲软弱,虽然疼他们但是文不成武不就,庶务也不通,根本无法依靠,母族待他们也不亲近。

自己若是能进宫,起码娘和外家的关系能缓和一些,等自己长大嫁个好人家,父亲和妹妹也有了依靠。所以她在娘面前点了头,娘一大早就去拜见外祖母又哭着回来,想来是外祖母没答应。

女儿的话没有安慰到沈茗,而是让她悲从中来,泪如雨下。她的女儿越是乖巧懂事,她越觉得对不起女儿,明明她可以像她的表姐妹一般金尊玉贵长大,而不是像这会儿,几件华贵衣裳首饰都得靠长辈赏赐。

沈茗搂着女儿大哭起来,哭的肝肠寸断,引得孙滢滢也跟着泪水潸然,母女俩哭作一团。最后把在院子里看花的孙涔涔吸引了过来,小姑娘一件母亲和姐姐哭,顿时咧开嘴嚎啕大哭。

这样的动静,刘氏自然得了消息,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可惜了!”也不知道是在可惜沈茗还是可惜两个孩子,或者可惜沈妙娇。

沈茗走后,在家庙照顾兼看管沈妙娇的袁嬷嬷后脚就来了。

六年前,沈妙娇负气带着几个月大的儿子在冰天雪地里跑回娘家,那个孩子马上就发起了高烧,最后虽然救了回来却落下了弱症,好几次都险些夭折,至今还躺在病床上。

展望书一怒之下就和沈妙娇和离了,大家心知肚明,展望书和离,儿子险些病死是□□,很大原因在于毕绣莹说出了沈妙娇婚前失贞。

沈妙娇这个蠢货,对着家里人横,可被展望书一质问,什么马脚都露了。不止把自己被谢伯墉破身,连被人糟践,灌醉展飞杨骗婚……什么乌七八糟的事都抖了出来,好些事,刘氏都不知情。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两人哪能过得下去,就是刘氏都觉得再让展望书和沈妙娇过日子,沈家欺人太甚了。

沈展两家商讨过后,沈妙娇和展望书和离,沈妙娇的嫁妆一半留给那个孩子,若是孩子夭折则以沈家名义捐给育婴堂,又派了可靠的仆妇过去打理。沈家不贪图这份嫁妆可也不想让它成了孩子的催命符,财帛动人心,沈妙娇的嫁妆是沈老夫人倾尽所有准备的。

剩下一半依旧归沈妙娇,而带着一半嫁妆回来的沈妙娇第二天就被送到了家庙。任是沈老夫人寻死腻活都无济于事,心爱的女儿婚姻失败还被送去家庙受罪,外孙朝不保夕,老爷子的绝情,第二年沈老夫人就病逝。

沈老夫人一走,沈老爷子对沈妙娇心灰意冷,就更没什么人会惦记还在家庙里的沈妙娇了,一待就是六年。唯有刘氏这每隔一月能收到家庙传来的有关沈妙娇的消息。

刘氏折好信,从一开始歇斯底里的抵抗,穷尽手段的逃跑,渐渐也就认命了。近几年的消息都是她如何如何听话。可见这世上真的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狠不下心的父母。

“递给老太爷看看。”入了冬,老爷子身子越发不好,诸多儿孙中也就沈妙娇让他放不下,若是老爷子心疼姑娘,想把她从家庙上接下来,不管是安置在庄子里还是挑个人家嫁出去都可以,只要他老人家高兴。

#

这些消息,刘氏下一次进宫时就告诉了天璇。

听罢,天璇唏嘘了一场便不多言。与刘氏话起家常,临走让她捎上几筐新进贡的水果,寒冬腊月也就这个稀奇点。

不过等刘氏走后,回想往事,天璇不免郁郁。直到宫人禀报蒋峥来了,方收起郁色,笑着起身。

蒋峥握住她的手,随口问:“不高兴?”

天璇脚步一顿:“父亲寿宴一过,姐妹们都要离开,再相聚也不知是何年哪月。”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要真想了,你生辰时请她们进京便是,也是一场体面。”

天璇笑了笑,哪能这么折腾人的,转移话题:“今天下朝倒早!”

蒋峥牵着天璇在窗前的罗汉床上坐下,温声道:“临近年底,事情便少了。”

“也就过年你能落个清净。”

蒋峥把玩着她的手指,含笑道:“也就这时候能陪你们出去散心。安安嚷着要去郊外梅花,你看哪儿好,我使人去打点?”

天璇愣了下,笑意自眼底倾斜而下,蔓延了整张脸庞:“就九梅山庄吧,说起来我也有好几年没去过了。”

“依你的!”蒋峥眉目含笑靠在引枕上。

窗外怒放的红梅鲜艳夺目,一团团一簇簇,彷佛跳跃在枝头的火苗。

(快捷键←)上一章:172.第 172 章 返回《醉花间》目录

推荐阅读种仙记穿越七零好时光未世何小仙卿本贤妻斗破之无上之境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重生之我是星二代重活一次幻想次元掠夺记星神兵王寻尸人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